致敬自贡英雄 | 长篇小说《卢德铭》面向全国出版发行

2019-07-29 11:48:28

吕大哥

0条评论

341次浏览

致敬自贡英雄 | 长篇小说《卢德铭》面向全国出版发行

长篇小说《卢德铭》封面

卢德铭,一位从自流井区仲权镇狮子湾走出的有志青年,一位被孙中山、周恩来、聂荣臻寄予厚望的黄埔学子,一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军队早期高级指挥官,继南昌起义后又一次震惊华夏大地的秋收起义总指挥。他的生命只有22岁,但是他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和浩然正气却长存人间……

日前,由自流井区委宣传部牵头策划,自贡市微型小说学会组织实施,历经大半年深入各地采访、搜集图文资料和潜心创作,列入中宣部“中华人物故事汇”系列丛书的长篇小说《卢德铭》,由中宣部学习出版社面向全国出版发行。今年7月5日,中宣部组织召开了“中华人物故事汇”系列丛书出版发行座谈会,并于当晚新闻联播播出座谈会实况向全国大中小学生推荐阅读。

致敬自贡英雄 | 长篇小说《卢德铭》面向全国出版发行

卢德铭塑像

为创作《卢德铭》,刘丙文、蒋周德、舒仕明3位作者在写作过程中,通过各种资源渠道自费购买相关书籍材料,对多种参考资料记录的事件、时间等不一致的,结合采访内容和北伐战争、秋收起义历史背景,进行了综合比对、考证。

经过1个多月的多地扎实采访,仅采访手稿就达上百页,作者通过2个月的写作,于2018年9月初才将卢德铭8万余字的纪实初稿完成。随后的3个月,作者根据写作要求将稿件改为故事版,反复多次进行修改完善,并反复考证、比对故事内容与细节,最终成稿7万余字。

致敬自贡英雄 | 长篇小说《卢德铭》面向全国出版发行

颜瑞琴老人和卢德铭塑像合影

凄美爱情碎人心

《卢德铭》一书中,收录有作者曾在1999年独家采访卢德铭未婚妻颜瑞琴的稿件。据作者回忆,当年他们寻找到已91岁高龄的颜瑞琴老人时,回忆起80年前的儿女之情,老人不禁潸然泪下。

1916年岁末,颜瑞琴8岁,卢德铭11岁,本就相互熟识的颜卢两家交换了红贴,卢德铭与颜瑞琴正式订婚。

1919年春,卢德铭考进白花场高等小学堂,在这里学习许多新鲜的科学知识,并且开始接触到了当时的局势和时代潮流。

1921年,卢德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位于成都文庙街南较场的成都公学。在此期间,他不仅用功读书,还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克思主义书籍和进步书刊,关心时局,对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军阀连年混战不休、民众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表示强烈的不满。

1923年,即将毕业的卢德铭为了实现当兵拿枪、拯救国家民族的夙愿,决心报考黄埔军校。“别的我不懂,但我却懂得‘好男儿志在四方’这句话的含义。”据颜瑞琴回忆,当时她就鼓励卢德铭安安心心地去做大事,表示不管分别多久,自己都会等着他。

1924年4月8日,卢德铭破格进入黄埔军校,编入黄埔军校二期辎重兵队插队学习。安顿下来后,卢德铭很快就给颜瑞琴写了一封信,讲述了他的学习生活并表达了从事革命的决心和信心,还寄了一张自己的半身戎装照。

1925年11月,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组建独立团,叶挺担任团长。周恩来把卢德铭分配到了叶挺独立团,先后担任连长、营长和团参谋长。这个时候,卢德铭忙里偷闲,给颜瑞琴寄了第二封信,他叫颜瑞琴暂时不要回信,一旦他安定下来,就来信叫她到部队完婚。

1927年6月,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在武昌成立警卫团,党组织决定调卢德铭任团长。卢德铭在警卫团顺利开展工作的同时,给颜瑞琴写了第三封信,他在信上嘱咐颜瑞琴带上随身换洗衣物,由他的大哥卢德丰一路护送,到武昌龟山脚下与他完婚。然而,由于正处战争年代,加上种种原因,颜瑞琴最终没能去武汉。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爆发,紧接着又是秋收起义。面对严峻的革命形势,卢德铭全身心地投入到伟大的革命洪流中,无暇顾及儿女私情。自此,颜瑞琴不但没有再见到卢德铭,连与卢德铭的书信都断了,她只好在苦苦的期盼中打发着一个又一个寂寞相思的长夜。

直到1978年,颜瑞琴老人才接到卢德铭牺牲的噩耗,而此时已是他为革命捐躯的第51个年头。颜瑞琴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苦苦盼望的竟是这样一个令人心碎的结果。

致敬自贡英雄 | 长篇小说《卢德铭》面向全国出版发行

血染军装为革命

“当时正值六七月份,天气炎热,加上时间紧、采访任务重,很多时候都辗转在各地的动车、汽车上。”据作者介绍,他们获得的大量史实源于中共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委党史办原主任陈明训、芦溪县政协学习文史委原主任缪德荣、卢德铭有关亲属、卢德铭好友李仲权学生皮映南的后人和卢德铭未婚妻颜瑞琴及其后人等的采访,并对参考资料和采访过程中的大量史事,特别是人物、事件及时间节点等进行了考证。

“在以往记录卢德铭的故事中,一直未提及他的入党介绍人,而且他牺牲的时间也一直存有争议,很多标注的是1927年9月23日。”作者告诉记者,他们一行深入打探,先后奔赴江西省吉安市管辖的井冈山市、萍乡市芦溪县及宜宾市宜宾县(现叙州区)百花镇中心小学校、自贡市德铭中学校、自流井区仲权镇竹元村等地深入采访,获得大量史实后才最终确定卢德铭经石清扬、卢思蒂、谢慧生等四川籍名人引见以及李筱亭的举荐信,才如愿以偿面见孙中山并通过面试被黄埔军校录取。

根据档案,1924年4月8日,卢德铭被分到黄埔军校二期辎重兵队插队学习。与此同时,黄埔军校的中国共产党组织也注意到了卢德铭的优秀表现。在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关心、帮助和介绍下,卢德铭很快被发展成为中共党员。

期间,他们通过考证史料、翻阅档案,“最后通过大量走访,证明1927年9月25日卢德铭都还在参加战斗,因此推翻了原来的牺牲时间1927年9月23日。”据作者介绍,据他们掌握的材料,1927年9月25日,天刚蒙蒙亮,毛泽东、卢德铭就命令部队动身,拟经过山口岩向武功山转移。因驻地田野纵横,无集合地,部队只得分批出发,毛泽东随前卫营(一团一营)先行,卢德铭、余洒度率师部、一团其余营、二团随后,沿河东小道前进经山口岩至九洲。驻守河西的三团同时出发,沿河西大道进入山口岩。

三团动身晚了,被大部队甩在后面,路过袁河西岸的白泥坳时,驻守萍乡的江西军阀朱培德的特务营,由营长江保定率领,经上埠镇聂家店(山口岩西北方向)追击过来,对三团发动突然袭击。

在此危急时刻,已经到达安全地九洲的卢德铭挺身而出,将生死置之度外,带领师部参谋胡景玉和一连、警卫连,返回山口岩。

经过几番激战,卢德铭率部在开阔地撤退,将注意力和火力集中到白泥坳方向的敌人时,突然,从起义部队侧后方冲上来一股敌人,几颗子弹飞来,战马跌倒,卢德铭摔下马,鲜血染红了军装……

书中,详细记录了时年22岁的卢德铭牺牲时的情况。

当毛泽东听闻噩耗时大呼:“还我卢德铭,还我总指挥!”并最终确定卢德铭牺牲时间为1927年9月25日。

卢德铭 革命 中华人物
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你最多可以输入200个字